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布衣女子

简单的日子里写着简单的流水账。

 
 
 

日志

 
 

2009年5月31日  

2009-05-31 22:2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上河去洗衣服,一位从东北来的阿姨笑着对拿她开玩笑的身边的本地人说:“也不知道当初选择来这里是图的什么,在这里你们说我是东北驴,回东北他们叫我山东棒子,我究竟属哪里的人?”我默默地听着,说句实话我有同感,哪里的地方没有坏人呢?而中国这么大又有什么条例规定,人从出生的时候就必须呆在一个地方,所为天地任我行,又是何意呢?

那些大妈大婶大姐大妹们,她们从生下来那一天就寸步不离的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他们没有听见火车怎样叫,没有看见轮船怎样在海里行驶,她们没有知道离家人的心情怎样?她们在嘲笑这些他乡的人,其实每一个离家的人迈出家门的第一步要下很大的决心,既要承受思乡思友思亲人的心情,又要挺起腰杆在另一块土地上生存下来,吃的住的要比家里相差很大,又要适应异地的乡土风俗和饮食文化,又想保留自己原有的家乡风格,也所谓活得有尊严,可是那需要自己用行动来证明自已不会伤害他们。似乎每一个外来的人都会给他们带来敌意。

我无言的与他们反驳,我只有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我一个外乡人在这里闯出一片天,我想远方的家乡、远方的友人、或许在他们的记忆里已经把我忘记,而他乡的我记忆里永久的保留自己在那块土地走过的每一个足迹。

我也常自问自己为何要留在这片土地上,自己的家乡不好吗?回去这里的人就会说我是强者吗?留下来他们还会有疑问我的存在!唉!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