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布衣女子

简单的日子里写着简单的流水账。

 
 
 

日志

 
 

那年十八岁(-)  

2011-06-15 08:4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的黑土地在冬季安静的沉睡在那里,整个冬天里的雪每一次飘洒都一层压着一层,厚厚的实实的在一起积压变成一床厚厚的棉被覆盖在黑土地上,一冬天都不会消逝一点点,待到春天才会融化开去,最后浸入滋润了黑土地。

还有几日就到年跟了,庄稼院里人们一年四季最闲的就是冬季,或许就是这样子每每腊月里闲着好事的人总会把爱跳爱唱的姑娘小伙们组织在一起,当然还有其他岁数的人也凑在一块扭秧歌吹锁呐排练,然后过了大年三十,就会挨家挨户的前村后村的嘴上称拜年,实质也是为收取一些赏钱,大过年的都图吉利,说几句好话主人也就不会吝惜的多少给些赏钱。为了能挣到赏钱人们在鼓劲的排练。也或许闲了一冬季,借着这机会伸伸筋骨疏散一下自己的身体变得灵活些。冬季里没事做的人们,无论大人孩子都会凑来看热闹,或是也跟着扭几下,会唱的也会唱几句二人转,说几句俏皮话惹的人们轰堂大笑开心极了。

到了年跟女人们很少出来,在家里忙着蒸馒头还有一种粘米做成的豆包,拆洗缝制被褥收拾打扫房子,忙到过年那天才会停止。一通锣鼓声敲开了震动了远近所有能听见的人们的耳朵还有沉睡的大地,大地或许晓得春天会随之而来,她在慢慢醒来,把冻僵的身躯在一点点抖动,变成松散每个细胞都在倾听人们的热情。

黑土地上的小村庄里最多也不会超过40户人家,有的村落也就20几户人家,四周用泥巴垒起的院墙,土坯砌起的房子,僻僻拉拉的零散的排列在黑土地上,没有一处高山没有一处河泊,站在自家的窗台上眺望远处的村庄全部收敛到眼底。

屋外锣鼓宣天的闹着,远处一幢三间土房里的屋内一位40多岁瘦弱的女人盖着被子在外屋土炕的一角蜷缩着。女人急剧的喘息着咳嗽着,好不容易坐起来,一头短发蓬松杂乱的贴在脸上,眼睛深陷眼窝里,浑身似乎除了皮就剩骨头了,手上的青筋全部凸起,皮肤下面的血管跟跟清晰可见,咳了阵子她气喘的微弱的发出声响,三呀,三——-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又开使急剧的咳嗽起来。

从里屋快步走出一女孩,眼睛红红的脸上带着没有擦干净的泪痕。妈,怎么了?女孩赶紧倒了杯水走近炕上女人的跟前,女人接过颤抖的手接过杯子,喝罢大滴的泪珠从眼睛里涌出,妈,女孩也开始抽泣着靠在女人的身上。

女孩子在家排行第三,上面一位哥哥和姐姐,在北方的人都愿意按顺序叫自家的孩子,所以家里人都称她为三丫头,外面人称她为董家小三或是董家老三,妈妈常叫她三儿。其实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喜凤,喜凤今年20岁初中没上完就退学回家来,因为上面的姐姐和哥哥都已经结婚,母亲因为多年患病(肺气肿)没人照料,所以喜凤退学一面照顾换病的母亲,一面还要和父亲上地里干活,闲时也出去打打零工。

夏季里庄稼封了垄以后就在不用打里,直到秋季收割就可以。闲着的喜凤便去临村的姐姐那里帮着做事,姐夫开了一个小小的粉房,只是勉强能够维持生计。所以基本不顾人来帮忙,姐姐和姐夫忙不过来,所以喜凤和父亲常常去那里帮他们。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